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不到的大數據告訴我們 建制派疑已啟動網上選舉機器助陳凱欣

2018/11/24 — 22:06

陳凱欣在facebook上載的宣傳照,圖片來源:陳凱欣facebook

陳凱欣在facebook上載的宣傳照,圖片來源:陳凱欣facebook

【導語】

若你是九龍西登記選民的話,你會身體力行走出來投票還是坐在鍵盤前長噓短嘆? 美國中期選舉一群老人家揶揄只懂抱怨不懂投票的激將法廣告:「We' ll be there but you won' t, because we're a generation of doers. Not whiners. 」廣告對年輕人當頭棒喝, 其中 Whiners 即是抱怨者的意思。有條件變天可以改變執政黨的台灣,老中青選民都是 Doers 行動 派,但一海之隔的香港卻仍然處於 Whiners 狀態,同時存在不少中間游離派。面對這群 Whiners 的鍵盤攻勢及游離份子的猶豫,建制派早已擬定數碼市場(Digital Marketing)的策略,在 2020 年立法會選舉前小試牛刀。究竟建制派或陳凱欣陣營如何打網上選戰?讓《Deeplook.ai》講故事。 

【全文】

廣告

立法會九龍西議席的補選,大家不難發現,以往舖天蓋地放在馬路的旗幡、義工派發的宣傳單張政綱經已逐漸數碼化,變成數碼推廣(Digital Marketing)或網上宣傳,大家從李卓人、劉小麗以及 泛民各陣營的 facebook 可以看到不少李卓人的宣傳「產品」,又或是《蘋果日報》報道的新聞, 相反從建制派的「地盤」則看到陳凱欣的宣傳攻勢。 

選舉事務處的網上選舉中央平台上載了候選人選舉廣告供公眾查閱,李卓人及陳凱欣在facebook 專頁上上載海報造圖、拉票片段等,陳凱欣同時上載了不少建制派重量級人馬的拉票片段,大打 網上攻防戰。不過,實際的戰線絕不只於這些facebook改圖feed或短片。

廣告

由於陳凱欣「空降」九龍西選區,對不少選民而言她是 nobody,名氣遠遜馮檢基及李卓人,以往 「造星」可以利用傳統印刷媒體,但在傳統印刷媒體式微下中間游離選民可以了解陳凱欣的方法 ,惟有透過網上社交平台如 facebook 及搜尋器看看陳凱欣是誰。 

今天網上選戰可從主導資訊(Active Data)及被動資訊 (Passive Data) 兩方向出發: 1) 兩陣營利用屬媒體全方位刊發利好支持者的文章或發出 facebook feed; 2) 利用不同方法推高這些文章或 facebook feed 的搜尋引擎排名(SERP)

先講主導資訊。也許有人將 Active Data 譯為主動資訊,但我希望更準確地表達當中導向的意思, 故將之稱為主導資訊,所謂主導資訊,例如《蘋果日報》的網站或 facebook 刊發利好或支持李卓 人的報道;而《HKG報》的 facebook 則報道利好陳凱欣的消息,壁壘分明。

我利用《Deeplook.ai》系統搜尋這一星期(截至11月24日凌晨為止的數據),關於「陳凱欣」、 「李卓人」及「馮檢基」的 facebook 留言數據,其中 facebook 在過去一星期提及「馮檢基」的留言有8759條,除了《蘋果日報》及《立場新聞》佔較多留言外,《HKG報》及《幫港出聲》亦有不少留言灌入,這個現象同樣出現在提及「李卓人」及「陳凱欣」的留言數據上。

大家可以看到,提及「李卓人」的留言有13,889條,愈接近1125選舉日留言的數據愈多,有關留 言集中在《蘋果日報》、李卓人專頁、《立場新聞》及小麗民主教室的專頁上,至於提及「陳凱欣」的留言的模式與「李卓人」相似,留言達到11,802條。(註:系統搜尋功能強大,同時將部份「李嘉誠捐200萬元救小朋友」留言提及的的李先生視為李卓人,不過數量極少,不影響逾萬條的留言)

大家或嘗試在這超過1萬條的留言中找到焦點,但大家可以看到除了幾位候選人的名字外,幾乎沒 有一個明確的正面或負面焦點,留言變得散亂。要分析這個現象相對容易,因為建制派及非建制 派陣營同時在網上灌水留言,雙方均不能在留言上佔優,不過只要登入建制及非建制派的自家地 盤,大家容易看到極端的留言,即是大家在李卓人的專頁對罵等,對中間游離派而言沒有明確的 答案。 

非建制派營懂得在 facebook 上留言或利用社交媒體推廣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對於建制派而言, 他們早已啟動另一個「機器」,即是即時進入的被動資訊範疇。

我剛提過,在非建制派或建制派 的facebook 專頁上刊發主導資訊只能圍爐取暖,facebook 專頁 《城寨》或《立場新聞》的用戶不會貿然對陳凱欣改觀,相反《HKG報》及《幫港出聲》等 facebook 用戶不會對李卓人有好感,這些都是有堅定立場選民的意見,不過這次九龍西選戰最重要是那些不認識陳凱欣的游離票,那些不認識陳凱欣的選民會 Google「陳凱欣」看看她是誰,看 看Google有什麼關於陳凱欣的新聞彈出來,怎樣才可以將剛剛提及的主導資訊推向他們的眼前? 答案是 Search Engine Ranking Position。

我們發現,過去一星期在 Google 以「陳凱欣」這個名字進行的搜尋有一個奇怪的模式,每到凌晨 4時便會出現尋常的增加,比起搜尋「KMB」的數量多出數以倍計。講解及結論前先跟大家講講 什麼是 SERP 及為什麼以「KMB」作為指標。 

大家猜不到原來市民習慣在 Google 搜尋「KMB」,特別是上班及下班這些煩繁忙時間,令「KMB 」成為了港人搜尋Google熱門用詞的一項指標,這次我們亦以「KMB」作為指標,看看搜尋「陳 凱欣」的數量有多少,結果出現一個驚人的現象。數據顯示,每到凌晨時份的3至5時 Google 搜尋 「陳凱欣」的數量便會爆升(橙色的箭頭),以11月24日(星期六)凌晨3至5時這3小時的數據看,在 這3小時內 Google 搜尋「陳凱欣」的數量高達2607次,同時期搜尋「KMB」的只有754次。另外 在11月23日的晚上11時亦曾出現單一小時2634次搜尋「陳凱欣」的奇怪現象,有誰會每分鐘搜尋 「陳凱欣」44次?答案是機器或五毛集團。

為什麼是凌晨3至5時?為什麼是晚上11時?早上3至5時是各大傳媒陸續將主導新聞發放到網上的 時間,這段時間不斷以人手或機器點擊及瀏覽有關新聞,Google會誤以為有關新聞甚具人氣而將 之排在前列位置,這就是所謂搜尋引擎排名(Search Engine Ranking Position)。

以機器或人手點擊利好某位候選人的新聞,便可以將有關新聞的排名推前,讓那些游離選民可以 以茲參考,這是網上選戰的慣常工具或手法。

【總結】

無論是主導資訊還是被動資訊,大家都可以看到選舉機器的手影。我曾經寫過題為《陳凱欣躺著 選》的文章,指出在年長選民充斥九龍西下陳凱欣的勝算超高,大家可以看到年齡超過71歲以上 的男選民及女選民分別達到39289人及43774人,是最多選民的年齡群組,一旦建制派總動員的話 陳凱欣勝出並無懸念。

不過建制派未有計算在內的是陳凱欣的零政績以及褻瀆記者引發的公關災(訪問陳浩天等於宣揚港 獨),出現了游離票或投向馮檢基的尷尬局面。不過我認為,李卓人要在選舉機器半啟動下贏得九 龍西並不容易,除非年輕選民不做Whiner走出來投他一票。

各黨派要留意的是,九龍西補選剛好在台灣九合一選舉前一日,真正的網上選舉戰場並不在香港 ,否則大家不會在Google的首頁及次頁看到陳凱欣的任何一則負面新聞,2020年才是網上選戰的 主戰場。

發表意見